千里來相會【千里來相會】 ■ 曾維莉 正所謂千里來相會, 在台灣從來都不相識,一起到異國努力。 因緣讓我們聯繫在一起, 夥伴們都很珍惜這份同甘共苦的情誼, 任勞任怨地付出,從不喊累。 在台灣,經過一個月志工召募及集訓課程,斯里蘭卡法鼓山安心站有了新血注入,對於現場運作真是如虎添翼,更有活力了。志工群每個人都各有專長的領域,年齡差距也蠻大的,但也就是所謂的「同心」(閩南語)吧!所以,相處起來,有前所未有的融洽。世美是團隊的大姊,從抵達斯里蘭卡的第一天清晨,就開始洗刷被蜘蛛佔領的廚房及廚具,並帶領做垃圾分類。她同時也是雜物收納的高手,利用空寶特瓶,尼龍繩,幫我們改善了廚房內瓶瓶罐罐的設及晒衣場的好房網空間利用。喜愛旅遊的她會做很多異國美食,知道我們愛吃後,毫無怨言的地一肩挑起三煮飯的工作。如果你以為她是只會處理家務的歐巴桑,那就大錯特錯了,不管是帶領現場教育活動,或是電腦文書處理、醫療護理等,大姊也是一把罩,從不缺席。昭雯是資訊工程師,個性活潑頭腦靈活,對於孩子特性的觀察及活動的引導很敏銳;夜晚,當我執行護理活動時,她會帶著孤兒院童下五子旗、跳棋,或一起讀世界地圖,教孩子們認識世界各國的位置及國名。優秀的她,會幫孩子檢查英文課、指導代數的演算;對藝術有著濃厚興趣的她,在教育課程結束時,會帶領孩子討論影片、用蠟筆做畫、或音樂賞析的討論。語言不通似乎對他們並不造成困擾,就像昭雯說的,澎湖民宿如果聽不懂,孩子會用默劇表演方式唯妙唯肖的表演給你看:「今天早上,我邊走邊玩,一轉身,眼睛刺到樹枝,所以受傷了!」很聰明吧!每個星期一,我們到啟智學校提供兩小時的教育活動。院長告訴我們,這些孩子不喜歡身體活動,常常坐著或躺著,又喜歡吃東西,所以一些院童都挺著大肚腩,看起來胖胖的。她希望我們可以協助帶領體能活動,增加院童的活動量。相信接觸過特殊教育的人心裡都明瞭,一般的團體活動有它難以掌控的一些盲點,對於學習遲緩或有先天障礙的孩子更是難以施加團體規範,如何引發他們的興趣,吸引他們的注意力,並維持現場的氣氛,是一門很高深的課。 但我們欣然地接受這項挑戰,三個臭皮匠一起集思廣益。語言溝通不租屋夠用,就加上聲音及樂器的輔助;有自閉情形的孩子,我們會以柔軟的大海攤球給予肢體刺激,增加他們與外界的互動。當然,狀況外的機會還是很高,一個簡單的動作需要重複示範很多次,還不一定能瞭解;但是當你看到孩子興致勃勃地玩火車過山洞,以及抓到同伴時手舞足蹈的興奮勁,雖然不懂得他咿咿啊啊的說些什麼,但是笑容是不需要翻譯的國際共通語言。正所謂千里來相會,在台灣從來都不相識,一起到異國努力。因緣讓我們聯繫在一起,夥伴們都很珍惜這份同甘共苦的情誼,任勞任怨地付出,從不喊累。團隊內很多參與者本身並不是法鼓山體系內的護持信眾,包括自己在內;之前也從未接觸法鼓山的社會活動,所以在理念的宣導上需要花較長的時間租屋網互相溝通,以期有共通的團體語言。工作背景不同,生活習慣不同,偏偏又要二十四小時朝夕相處,吃睡都在一起,所以如果沒有做好事前自我建設,在適應上會覺得很辛苦。同住小屋的還有兩位英格蘭女孩,文化的差異之大,也會導致無意間相互冒犯而不自覺;偏偏生活上的瑣事又是最容易引起摩擦的導火線。自己以在當地與本國人及外國人生活數個月的心情與讀者分享,希望這些建議可以減少因習慣差異而導致互動間的隔閡。我想是出於「尊重」,對於自己不懂的事,很坦白的承認,對於別人的專業,又能真心的信服及配合;基於這樣的心態,眾人的能力碰撞出美麗的火花,也期望我們的熱情能為當地民眾帶來歡樂。 本文摘錄自《人生雜誌第266期》 (轉貼591文章)
創作者介紹

魚生

wd81wdtuj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