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放棄陽光計程車司機見我手裡拿著盲人專用的安全手杖,劈頭便問:「小姐,妳來這裡幫人按摩嗎?」因身體不適而必須先行獨自離開溫泉游泳池的我,在友人的攙扶下搭上計程車,我強忍住淚水,心裡百感交集,怨恨自己的視力不佳,無法獨立自主地來去自如,更擔心造成友人諸多不網路行銷便與困擾。計程車司機見我手裡拿著盲人專用的安全手杖,劈頭便問:「小姐,妳來這裡幫人按摩嗎?」原本噙在眼中的淚水,因他一句善意的「開場白」不自主地奪眶而出,我破涕為笑地說:「不,我是來游泳的。」「游泳?」計程車司機一臉狐疑地緊急剎車,回過頭盯著我猛瞧,問道賣屋:「小姐,妳不是眼睛不好嗎?那妳怎麼游泳呢?」我笑著以惡作劇的口吻答道:「我都戴著安全帽游泳,所以撞到就知道了。」一路上,對我的視力狀況感到好奇的司機先生不停地詢問著。抵達家門時,他還熱心殷勤地問:「妳知道妳家是哪一間嗎?要不要我扶妳進去呢?」我婉謝他的禮服好意,並再三表示感激。但令我不解的是:為什麼盲人一定要和按摩劃上等號呢?這名計程車司機的看法,即表示社會普羅大眾對盲人的粗淺認知。我很慶幸自己並未「劃地自限」地活在一般人的刻板印象裡,也並非覺得按摩這個職業不好,但我始終認為,只要「眼盲心不盲」,盲人也能燒烤擁有超越一般正常人的寬廣天空。事後,我將此樁「被誤認為盲人按摩師」的趣事告知舅媽,不料舅媽紅著眼眶,有感而發地說:「如果我是妳,被人這麼一問,我一定會哭。」我不解的問道:「為什麼?」舅媽回答:「我沒辦法像妳那麼樂觀地看待自己的缺陷,我一定會以為別人是在諷借貸刺我而自怨自艾。」其實,人生的道路有「快樂」與「不快樂」兩種選擇,我又何苦和自己過不去,擴大自己的缺陷來加深心靈的陰影呢?雖然身為「盲人」偶有辛酸,但一般正常人又何嘗不會如此呢?畢竟生命的操控權在於自我,心是生命方向的主宰。我堅信,盲人也能光明灑脫地站在保濕面膜陽光下,只有陰影遠遠地拋在身後,我們才能真正地迎向陽光、擁抱溫暖。偉大的白痴我捐書根本算不上偉大,如果我身體好好的,還能有這份善心,那才真的比較偉大呢!當醫生確定我的眼睛無藥可救後,我開始以「行動」表示「抗議」,第一波便是:捐書。我請求朋友阿彩到家中協助保濕面膜我分類與整理所有書籍,然後再將書本裝箱封膠。阿彩望著我多年辛苦「收藏」的書籍,心中有百般不捨,問:「妳真的捨得把這些書捐出去嗎?」其實,對我來說,要拋棄原屬自己物品的所有權,實屬不易,畢竟舊書裡有回憶、好書值得珍藏,而新書更是讓人捨不得的啊!我無奈地笑了帛琉笑,對阿彩說:「反正我看不見,它們到了圖書館後,會得到更多人的照顧,也會有更多人把它們借來看。」阿彩問:「那……如果妳眼睛好了,該怎麼辦?」我知道阿彩的意思,我答:「只要我想看,它們都一直在圖書館裡啊!」阿彩完全無法苟同我的作法,說:「想到這些好書要捐出網路行銷去,我的心就替妳滴血,妳真是個偉大的白痴。」「我捐書的前提是因為視神經萎縮,那根本算不上偉大,如果我身體好好的,還能有這份善心,那才真的比較偉大呢!」我理直氣壯的說。捨得,捨得,有捨才有得,當我拋棄這些書本的所有權後,同時間也讓更多愛書人得到「黃金屋」、住商房屋「顏如玉」呢!
創作者介紹

魚生

wd81wdtuj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